他从小就没有见过妈妈,长大后他找到了失散的姐姐,妈妈并未找到

浏览:1401   发布时间: 08月23日

小鑫拿出几张早期的饭票给我看的时候,我一时没有明白他想要表达什么意思,当他说这是他从未见过面的妈妈当年在贵州老家使用过的饭票后,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几张饭票在小鑫的脑海里储存了妈妈的影子,他的童年大多数时间对着这几张饭票充满了期待,他梦想着有一天妈妈能从饭票里走出来,站在他的面前,抱着他亲他的小脸蛋,因为他见过别人家的妈妈对孩子都是这样的。

小鑫寻找贵州六盘水六枝特区的妈妈

小鑫说他的童年是爷爷奶奶带大的,从小很少与父亲在一起生活,只是长大了听父亲说妈妈大约是一九六一年出生,大约一九八七年,妈妈郝惠兰被人从贵州老家拐卖到河北省邯郸市现在的家中,生下儿子他后于一九八九年从河北家中失踪,不知去向。小鑫说他小时候他不懂得母爱为何物,长大后他才发现自己的人生里缺乏了一份独特的爱,随着青春期的到来,这个缺乏母爱的孩子与父亲的关系剑拔弩张,小鑫不愿意与父亲沟通母亲的情况。

当年的工厂饭票,现在早已不存在了

于是小鑫开始通过各种渠道收集母亲当年来到邯郸的情况,最终在家里的柜子里翻到了几张饭票和一份早期的购粮凭证,才得知母亲是来自于贵州省六盘水六枝矿务局六十五工程处。随后小鑫联系上志愿者寻找贵州的母亲郝惠兰,一位来自北京的志愿者说她正好认识此矿务局的人,她可以试试问问。没多久,很快有消息反馈回来,该矿务局有一个人说认识失踪的郝惠兰,而且和她原来是住在一栋楼,矿上的职工、家属都知道她被拐的事情,但是一直没有看到她回来。

妈妈留在河北家中的饭票

原来郝惠兰当年是矿上六十五工程处的职工,因为与丈夫吵架一怒之下从家中离家出走,将未成年的女儿丢在家中。谁知郝惠兰在外出途中被他人盯上,将她从贵州拐到了山东,后来经过家人与单位的共同努力,成功在山东找到了郝惠兰,并将她从山东带回了贵州家中。可是回到家的郝惠兰与丈夫的争吵反而变得更加激烈,丈夫对她被拐到他人家中之事一直耿耿于怀,无法忍受丈夫多疑的郝惠兰最终再次要选择离开贵州前往山东原来买她的那户人家,丈夫在得知她执意要离开的时候,将她送到了火车站,并给了她一点钱,她在未成年的女儿挽留未果的目光下,登上北上的列车,从此与家人失联至今。

小鑫说不知道妈妈还是否记得这些饭票

如果不是小鑫的突然出现,贵州家中长大的同母异父的姐姐一直认为母亲去了山东,只是不愿意与家人联系而已,现在才得知母亲并没有去山东,而是被人拐到了河北,尔后又从河北的买家失联不知去向。不过姐姐对于小鑫的出现无动于衷,她从心里上并不能接受这个突然像变戏法冒出来的弟弟,更多的是对于母亲当年扔下未成年的她不闻不问,她从情感上无法接受母亲的所作所为。

当年的购粮偏凭证妈妈一直放在家中

而小鑫说他能够理解母亲郝惠兰当年的处境,他不想去怪罪任何人,他只希望能与姐姐一同找到母亲再续亲情。据贵州的舅舅说郝惠兰双眼皮,脸上有点痦子,背微微有点驼,很遗憾家中当年没有留下任何照片,所以无法描述她的样子。当年从贵州六枝火车上离开家的郝惠兰不知有没有再去了山东,如果有人认识郝惠兰,知道她是来自贵州六盘水六枝的,她当年是单位的职工,记得在贵州和河北各生育了一个孩子的,请与我们联系,她的孩子在寻找她,只想得到她一个平安的消息,不会去打扰她现在的生活。

小鑫现在的样子,邻居说他和妈妈很像

郝惠兰,您的孩子在盼着您的出现,想找到您亲口喊一声“妈妈”。

主营产品:可视对讲系统